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中国工业大麻虚火渐熄

第一财经 2019-04-07 20:18:54

在国内,工业大麻的生产和提取依然被严格监管,如此炒作工业大麻概念更像是一场虚火。

随着监管部门的多次表态,这场持续了近3个月的工业大麻概念炒作终于降温。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这场源自欧美市场的工业大麻热背后,从工业大麻中提取的大麻二酚(CBD)应用日趋广泛,但在国内,工业大麻的生产和提取依然被严格监管,而如此炒作工业大麻概念更像是一场虚火。

工业大麻概念退烧

工业大麻概念终于在4月初开始降温,尤其是在4月2日,工业大麻代表性企业顺灏股份(002565.SZ)当天股价从涨停至下跌5.67%。

而这一波工业大麻概念股的上涨,也正是从顺灏股份的公告开始。1月17日,顺灏股份发布了多条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云南绿新”)收到曲靖市公安局沾益分局颁发的《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同时宣布该子公司还取得了加工大麻花叶项目申请批复,并准备在该项目建成并取得加工许可证后,通过对大麻二酚(CBD)及其他活性成分的提取物做加工技术研究。

大麻植株中含有多种化合物,最丰富的两种大麻素是四氢大麻酚(THC)和大麻二酚(CBD),前者具有精神活性,会致幻成瘾;而后者不存在毒性,并具有很强的应用可能,范围涵盖食品、饮料、纺织和药品等。CBD主要来源于THC低于千分之三的工业大麻。

2月19日,顺灏股份再次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上海绿馨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已与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南汉素”)、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麻集团”)签署协议,探索工业大麻花叶萃取后基础材料在包括电子烟在内的电子商务健康产品方面的市场机会。云南汉素隶属于汉麻集团。

3月19日和3月25日,顺灏股份又发布公告称将在美国设立子公司,研发CBD应用,并称将与寿仙谷(603896.SH)共同开展工业大麻种植及下游产品研发及市场销售业务。

顺灏股份是一家主要生产真空环保镀铝纸及烟标产品的企业,CBD项目的厂房设计都还在洽谈中,但却让市场爆发出极大的热情,也推动顺灏股份的股价一路狂飙。

目前共有10多家A股上市公司涉足工业大麻领域。2019年初至今,包括顺灏股份、龙津药业(002750.SZ)、康恩贝(600572.SH)、诚志股份(000990.SZ)等在内的A股上市公司纷纷加入。

3月27日,国家禁毒委终于下发“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通知提出,《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规定,工业用大麻限于纤维和种子,其他用途的种植排除在外,才让这一轮工业大麻概念快速降温。

为何沾麻就涨

工业大麻概念并非新生事物,而早在2010年1月1日,云南省就施行了《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而在2016年国内企业生产的CBD已经卖到了国外市场,但为何直到2019年初,工业大麻才迎来爆发?

在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看来,国内的这一轮工业大麻概念的炒作,实际上是对国际工业大麻利好不断的一种延伸。

谭昕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8年初,美国的工业大麻股率先启动;2018年6月25日,美国FDA批准了首个含有高浓度CBD的药品。此外2018年英、美都实现了工业大麻的合法化,这也加速了工业大麻热,因为美国也是目前CBD的主要生产和消费国。

而对行业可能带来影响最大的,则是在2018年12月,世卫组织建议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重新安排大麻限制、明确“生物多样性公约”,并建议将CBD和CBD制剂从国际药物管制公约中剔除。因为本身大麻提取物和酊剂归于《1961年联合国麻醉品单一公约》之内,因此应用受到很大的限制,而如果最终这项建议被通过,将为CBD在国际应用方面打开一扇大门。

谭昕表示,这一轮国内的股价疯涨,是因为国内工业大麻股还没有可以对标的参照物,现阶段工业大麻股票主要是在美股上市的几家外国公司,而这几家生物制药公司的市值多在百亿美元左右,所以也给资本市场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近年来,CBD的应用越来越广泛,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在欧美市场,CBD已开始被用于食品、药品、纺织等多个领域,并推出多款产品。比如目前美国酒业巨头星座集团投资40亿美元投资Canopy Growth公司,开发相关的大麻素饮料;而可口可乐公司也在与Aroura联手开发具有镇痛功能的大麻素饮料。

欧睿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大麻合法市场约120亿美元,到2025年,合法产品市场规模将有望达1660亿美元。

目前CBD目前最有价值的用途还是在生物制药领域,2018年6月25日,美国FDA批准由大麻中提取的活性成分组成的药物Epidiolex,用于治疗两岁以上儿童罕见癫痫病。

谭昕表示,近两年公司的CBD出口总量增长迅速,每年增长在50%以上。很难预测未来CBD在应用市场上的空间,但他以在生物制药领域的需求来计算,FDA批准的治疗癫痫的药品,以中国市场为例,目前中国有900万癫痫病人,如果每天用药300毫克,1万人一天就要用掉1吨CBD,如果900万患者中有5%的人群使用这一产品,那将用掉45吨的CBD/天,而目前汉素的CBD年产能只有2吨。

中国工业大麻的虚火

3月27日,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已下发“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通知提出,《1961公约》规定,工业用大麻限于纤维和种子,其他用途的种植排除在外。并要求各省市自治区禁毒部门要严把工业大麻许可审批关,并声明我国目前从未批准工业大麻用于医用和食品添加。

中国农业科学院麻类研究所一年生麻类育种研究室副主任赵立宁表示,大麻中含有的四氢大麻酚(THC)是其致幻物质的主要成分,含量越高毒性越大。国际上将大麻分为三类,欧盟、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和组织的标准是THC含量小于0.3%为无毒大麻(工业大麻),THC大于1%为毒品大麻,THC大于0.3%小于1%为中间型大麻。国内大规模种植的大麻THC含量低于0.3%,应该被认为低毒,甚至无毒。

“虽然工业大麻THC的含量不足0.3%,但依然含有THC,假如工厂愿意,依然可从中提取作为毒品的THC,所以这也决定了工业大麻的生产和加工,依然按照毒品的管理规范,不可能放松。”谭昕透露,工业大麻的种植本身并没有太大难度,而是面临着极其严格的监管,这也决定了工业大麻是一个门槛极高的领域。

谭昕介绍,以大麻花叶加工为例,监管无处不在,生产全过程都在公安禁毒部门的监控下,生产车间中遍布着300多个摄像头,形成无死角监控;员工每星期都要进行尿检,在最关键的THC销毁环节,必须是独立空间,人为不能接触,由机器销毁。

目前国内具有大麻花叶加工许可的只有4家企业,而CBD的提取和应用是工业大麻的关键环节,但目前国内大多数涉及这一概念的企业更多还是布局在种植之上,少数企业入股已有工业大麻加工和应用领域布局的公司寻求合作。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指出,目前切入种植部分的意义并不大,因国际上CBD的需求量在增长,但总量需求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一家企业一年种个几千亩的收成就足够,目前有的公司提出要种几万亩,除非是作纤维用途,否则能够提取的企业就这么几家,行业里是不是有这个消化能力还是两论。

“资本是趋利的,现在大麻效益比较高,所以他们想做些投入。”赵立宁表示,工业大麻很有前景,但目前市场主要还是在国外,国内的CBD也是以出口为主,国内市场还有待开拓,要有个过程。比如在医用方面,CBD医用的合法化在国际上已是一种趋势。但含有CBD的药物能否在中国放开并上市,第一要看政策放开的程度,第二要看放开之后资本投入的多少。

此前行业内也有一些预测,本身CBD的应用在国际上也还有些争议,国内CBD的放开可能还要至少2~3年时间,而药企要推出CBD的药品走完流程恐怕也得4~5年之后。也有国际食品巨头表示,目前CBD在中国尚未允许加入食品,因此公司也没有展开任何CBD方面的研发。

相关:国内工业大麻产业的短板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工业大麻虽然概念热,但随着工业大麻在国际上的放开,国内的工业大麻行业正在面临新一轮冲击。

一方面体现在种植本身,国内的工业大麻种植虽然很早就有,但国内的工业大麻主要用于纤维和籽,而这一轮工业大麻的核心则在于CBD,而这正是国内工业大麻行业的短板。

中国农业科学院麻类研究所栽培研究室副主任王玉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国内工业大麻的种植面积大约在60-80万亩,除了黑龙江和云南,安徽、河南、山西、宁夏、内蒙古都有种植,收籽产量从200公斤~500公斤/亩不等。其中,宁夏、内蒙古、山西的工业大麻主要是收籽,用于榨油,或者当作食品。有些做批发食品,有些做蛋白粉。

而在面对CBD提取时,种植品种的问题让国内工业大麻下一步的发展面临劣势。

兴业证券研究所研报显示,2017年,国内纺织纤维应用占到国内工业大麻总产值的76%,目前,我国大麻二酚行业正处于初期发展阶段,国内能量产CBD的企业只有汉素生物一家。

而中国目前主要种植的两种工业大麻“云南一号”和“云南七号”CBD含量分别为0.4%和0.9%,明年即将推广种植的云麻8号的CBD含量也不过1.33%,下一步研发的品种CBD含量大多在2%左右,这远低于目前全球工业大麻种子中CBD含量在4%-5%平均水平。

而另一方面,国内较高的农业、土地和人工成本,和不断下降的CBD价格对国内工业大麻的发展也带来了挑战。

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CBD的国际价格正在呈现量增价跌的局面,尤其是美国工业大麻合法化之后,大面积机械种植工业大麻,也让CBD的出口毛利率从50%下降到20%左右。而国内工业大麻种植成本高于国外只是一个方面,目前国内工业大麻种植对于土地环保、农残方面的重视程度不足,这都将成为下一步国内工业大麻行业发展的阻碍。短期内,汉麻集团采取的方式也是加快海外布局,在美国内华达和肯塔基州种植并生产CBD产品。

因此在采访中,多位受访者都认为,目前工业大麻行业的热度今年已是顶峰了,往后应会更加理智,希望行业稳步有序发展,并不希望被热炒。

在谭昕看来,国内工业大麻的发展才是初期,存在着一些虚火,很像20年前的互联网行业,有人在实干,也有人只是炒作概念,这个行业目前尚未放开监管,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行业也还需要大浪淘沙。

责编: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关键字

工业大麻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