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汽车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拖欠员工薪酬和供应商货款,华泰汽车生产基地停摆调查

第一财经 2019-06-11 21:04:51

“造车从来都不是华泰的主业,只是它用来融资的手段。”接近华泰汽车的一位人士说。

华欧德变速器有限公司(下称“华欧德”)位于江阴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下称“江阴高开区”)宏通路地块,厂区萧条而寂静。

今年4月和5月,第一财经记者两次造访华欧德,所见生产车间大门紧闭,没有灯光,不见工人,也没有一台设备开动运转,车间外围的荒草已经半人高。

“经过我们现场调查,从2015年设备进场到现在,这个工厂从来没有生产过。”5月中旬,江阴高开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但就是这家从未生产过的变速器公司,却数次质押,为母公司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泰汽车”)筹集到至少14.5亿元资金。

据公开资料,华泰汽车在鄂尔多斯等地也采取了类似的方法,以项目获取地方政府资源和融资帮扶,并将厂房土地、设备等资产再次抵押融资。据华泰汽车2018年上半年报,华泰汽车通过质押子公司股权、房产土地、设备等,获得并已使用的银行授信高达196.84亿元。

但这些资金用于何处却是个谜。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过去几年华泰汽车并未投放大量新产品,其宣称投资总额超过300亿元的四大基地并未按照规划建成相应产能规模,且四大基地均已全面停产,出现大面积员工欠薪、拖欠部分供应商和工程建设公司款项的情况。

唯一稍露端倪的是在去年底的一起诉讼中,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下称“国开基金”)称华泰汽车存在“挪用资金、擅自对外大额借款”等违法投资合同约定的行为,要求提前赎回5亿元专项资金。

生产基地停产

天津滨海新区海油大道北侧有一片简单平整的空地,里面停放着上千辆已经上好牌照的华泰新能源汽车,从车身覆盖的灰尘看,已经停放了较长时间。

海油大道南侧,就是华泰汽车天津生产基地,由于生产资质位于山东荣成,该生产基地只能命名为“天津华泰汽车车身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华泰”)。但实际上,该基地从事的仍是整车制造,华泰汽车旗下新能源车大部分都产自天津华泰。

天津华泰多名工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下半年至今工厂处于“半停产”状态,每个月开工时间约为3-5天,日产量大约30辆左右,也有一些月份整月都不生产。

天津华泰质量部一位员工称,去年9月起,天津华泰开始拖欠员工工资,许多员工拨打天津市政府便民热线“12345”进行投诉,在今年2月春节前,拖欠的工资整体性发放。但是之后天津华泰再次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至今已拖欠3个月。与此同时,天津华泰出现大面积的员工离职,2017年时生产工人约有1000多名,现在只有200人左右。

另据媒体报道,华泰汽车鄂尔多斯和荣成的生产基地也全面停产,鄂尔多斯基地、北京华泰汽车总部也存在拖欠员工薪酬的情况。

除了拖欠员工工资,华泰汽车还存在多起拖欠供应商货款、工程建设公司工程款项等事件。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2013年至今,华泰汽车集团及旗下子公司涉及诉讼136起。其中劳动合同纠纷42起,主要为拖欠员工薪酬;拖欠供应商或工程建设公司款项12起,其中天津华泰拖欠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工程款项340万元左右,江阴华欧德江阴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工程款项3000万元左右。其诸多诉讼中,还涉及鄂尔多斯与江阴市地方政府。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等信息,华泰汽车法定代表人苗小龙于今年1月18日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

内部员工在分析华泰汽车欠薪原因时称,“公司没钱了,连集团(北京总部)都拖欠工资。”

根据华泰汽车2018年报,去年营业收入181.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亿元。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净额为20.6亿元和-5091万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28.99亿元。而截至2018年末,华泰汽车流动负债合计260.4亿元,负债合计375.66亿元。

在2018年上半年报中,华泰汽车有着这样的描述:公司已发行债券目前存续64 亿,其中50 亿明年进入回售期、14 亿明年到期,下半年公司继续寻求新的融资机会。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获悉,华泰汽车在2016年公开发行三期公司债,分别是“16华泰01”、“16华泰02”和“16华泰03”,金额分别为20亿、10亿和20亿元。今年7月28日和10月26日,“16华泰02”和“16华泰03”将面临回售。此外,华泰汽车2016年非公开发行的债券“16华汽02”(14亿元)也将在今年的7月26日到期。

综合华泰汽车销量数据、基地停产、员工欠薪、供应商欠款、短期债务以及现金流净额等信息,华泰汽车已经出现整体性的经营困境和体系性的资金危机。

“十个坛子九个盖”

一家自主车企高管把华泰汽车和青年汽车的业务模式比喻为“十个坛子九个盖子”,即利用项目不断筹措资金,周转腾挪。

华泰汽车的第一个“坛子”是现代汽车圣达菲的生产权。以特拉卡和圣达菲在当地生产为敲门砖,华泰汽车以1万元/亩的低价获得了鄂尔多斯6000亩土地,10亿元政府贷款,还有两处煤矿。

彼时华泰汽车承诺2015年达到30万辆整车生产产能、年产值600亿元。但据鄂尔多斯市经信委披露的信息,2017年华泰汽车鄂尔多斯基地整车产量1.76万辆,产值13.5亿元,华泰汽车的承诺全部落空。

华泰汽车第二个“坛子”是华欧德。自动变速器技术是中国本土车企的短板,华泰汽车自称从德国采埃孚手中收购了6速自动变速器的技术。不过从2014年建厂、2015年设备进入至今,华欧德并未真正投产过。但这并不妨碍华泰汽车以华欧德为由进行融资。

启信宝信息显示,2016年-2019年,华欧德共实施了5次股权质押,共质押11.5亿股,质权人均为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铁路支行。此外,华欧德还分两次将生产设备质押给锦州银行,获得9.5亿元贷款。

作为华欧德落户江阴市的帮扶政策之一,江阴市高新区投资公司为华欧德提供了一份5亿元专项建设债券形式投资的担保。2017年,投资方国开基金发现华泰汽车存在挪用资金、擅自对外大额借款和担保借款等违约行为,要求华泰汽车提前赎回。多次协商未果之后,江阴市高新区投资公司为了保障国有资产安全和公司信用等级,不得不先行向国开基金代偿,再向华泰汽车发起法律诉讼追偿。

基于以上信息,除了尚不明确的股权质押,华欧德通过设备质押和高开基金的专项投资,共获得14.5亿元的资金。

“我们抱着美好的愿望,希望企业过来能够好好发展,没想到它(华欧德)是这样的。还好我们反应快,不然损失更大。”江阴市高新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相关代偿款已经陆续执行到位。”

华泰汽车第三个“坛子”是天津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第四个则是辽宁曙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 600303,下称“曙光股份”)。2017年,华泰汽车发起对曙光股份的收购,控股比例为19.77%。第一财经记者获悉,华泰汽车计划将集团内优质资产注入曙光股份,通过上市公司获得更多融资能力。

前述自主车企高管说,“十个坛子九个盖”的风险在于,如果其中一个或者几个项目出现问题,资金被套住无法再周转,将面临满盘皆输的局面。近两年汽车市场与房地产市场景气度双双下滑,华泰汽车自身燃油车与新能源车销量低迷,从多个维度加大了其经营与资金压力。

华泰汽车收购曙光股份中的诸多行为可以间接佐证。2017年7月,曙光集团向华泰汽车转让5.28%的第一笔股份完成过户后,华泰汽车就将此5.28%的曙光股份股票分两次质押用于融资周转。而剩余股份过户先后5次延期,本该在2017年内完成的收购,直到2018年9月27日才完成。而就在全部股份完成过户后12天,曙光股份就发布了大股东华泰汽车股权质押的公告,股权质押比例达到持股数量的73%。

另据《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债券年度报告(2018年)》披露的发行人子公司股权受限情况,华泰汽车所持有的天津华泰、鄂尔多斯华泰、内蒙古欧意德发动机公司、华泰汽车集团(天津)有限公司、华欧德、荣成华泰、天津恒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曙光股份的所有股权,均已100%质押给银行。

财务与销量数据存疑

调查过程中,第一财经记者还发现华泰汽车的财务与销量数据存在较多可疑之处。

如在华泰汽车2018债券年报中,有着以下表述:

“截至 2018 年末,华泰汽车资产总额 545 亿元,在国内拥有天津、荣成、鄂尔多斯、丹东四大生产基地,具备年产 30 万台清洁柴油发动机、45 万台 4AT 自动变速器、40 万台6AT 自动变速器、177 万套车桥、68.85 万辆整车的生产能力,同时在中国南北方形成了区域性战略布局。”

然而江阴市高新区管委会向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情况说明却显示,“由于市场变化、技术消化等原因,产品(6AT变速器)一直未能形成稳定的批量生产,当前项目处于停滞状态”,与华泰汽车2018债券年报中具备“40万台6AT自动变速器”生产能力不符。

此外,华泰汽车2018债券年报披露其2018年营业总收入181.85亿元。据乘联会数据,华泰汽车当年销售汽车12万辆,粗略计算华泰汽车平均单车售价15.15万元(房地产等其他业务营业收入影响仅为1%)。但当年华泰汽车销量最大的车型,分别是售价6.98万元-16.98万元的新圣达菲,以及售价10.28万元的EV160。

横向比较,2018年吉利汽车总销量150万辆,营业收入1065.95亿元,平均单车售价只有7.95万元。

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针对华泰汽车2018年财务报表的审计报告提出“保留意见”。原因是2018年华泰汽车对当年完成并购事项形成的商誉21.56亿元,全额计提了减值准备,导致2018年合并利润减少21.56亿元,“我们无法确认该减值金额是否适当”。

与此同时,第一财经记者查询交强险数据发现,2017、2018年华泰汽车国内上险数分别为16464辆和2876辆,与企业自主上报的批售数据(13万辆和12万辆)相去甚远。国内媒体通过交强险和海关数据统计得出,包括出口在内,2017、2018年华泰汽车总销量为4.39万辆和2.13万辆。

一家已经退网的华泰汽车经销商投资人表示,2017年时该店一年的销量“也就100多辆”。

谈及华泰汽车的发展,上述经销商投资人认为,华泰汽车是中国最早生产SUV的车企,初期更是借助现代汽车的特拉卡、圣达菲打开知名度,具备先发优势。但华泰汽车并没有聚焦主业,把资金用于研发,丰富产品线,导致其错失中国车市高速增长的红利。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华泰汽车在乘用车领域的路越走越窄,基本已经丧失了进一步发展的能力。

责编: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